归人

转载

小卓:

在微博上看到 博主【CHEN丫喃】的脑洞图! 好厉害 哈哈哈。小疯子跟锤砸的 发展套路 总是这样的 。自己体会o(*////▽////*)q     PS:希望各位周末去见Amy的迷妹们 一路顺风! 多发点图回来给我们解解馋 哈哈哈

转载

小卓:

小吃货锤就是吃吃吃  带着小疯子一块吃   这次等小疯子回国给你科普chinese food !(鸣谢@别相信这只loser的脑洞!)

转载……

小卓:

在微博上看到 博主【CHEN丫喃】的脑洞图! 好厉害 哈哈哈。小疯子跟锤砸的 发展套路 总是这样的 。自己体会o(*////▽////*)q     PS:希望各位周末去见Amy的迷妹们 一路顺风! 多发点图回来给我们解解馋 哈哈哈

小熊日记(42)

转载~

折扇轻步笑风流:

好久没见Dora了,今天散步的时候应该能见到她,我一定要打扮的酷一点。
新项圈、新牵引绳,出门前我连毛都舔了好几遍。
我特地把绳子叼给Shaw牵着,因为她的表情很酷,希望她牵着我让我也显得更酷。
可是……Root也跟着来了,
我不是说Root不好,
只是……这下Shaw的精力全程放在打掉Root企图牵着她的手上了,
最后还是我拽着她们散完了步,累死我了,
也不知道Dora看到没有,
我伸着舌头累到半死的模样肯定一点都不酷。
下次让Reese带我出来。
呜——




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谁是Dora,
我反正都快忘了……
#小熊的坎坷恋爱路#

爱肖根,爱小疯子和锤子

肖根……

Echo•L•Chen:

一隅

你在厨房清洗厨具,你很少这么做,你不是会给自己做饭的那种人。

但你的厨艺不差,感激你千变万化的身份,还有照顾母亲的小镇岁月。

Shaw在浴室洗澡,你回想刚刚餐桌上她用餐的样子,她埋头吃了几口之后皱起了眉,她看你:我以为你以前带给我的食物都是外卖?

她敏捷如夕,你以前偶尔做过几次东西给她,用包装袋拎着,她来者不拒。有一次她问起这是哪家的外卖,为什么包装袋没有写。

你笑而不语,她以为你又在捉弄她,翻了个白眼撇过头去。

她双眸墨黑,情绪隐晦,但她叉了一块肉到你盛放蔬果的餐盘里。

你比以前更瘦了。她低头喝汤,嘟哝了一句。

你垂下眼睫,你克制自己,受尽万般磨难从敌方魔窟逃脱出来的那个人不是你,你有什么资格动辄落泪。

你收拾好厨房,你来到浴室外面,你靠在那扇门正对着的墙壁。

如果是以前,你可能会恶作剧,假装要进去,然后听她恶言恶语警告你,当然,也有可能她会伸出一个手臂拉你同浴。

但那是以前,她精力充沛,她健硕得犹如神话中无可匹敌的战神。

而现在你胆怯,你还没有准备好,你怕面对她任何被折磨的痕迹。不,那丝毫不影响她的美。你怕的,是面对自己的罪。

你知道,她去按那个按钮,多大程度源于你。是你向她求援,她不负所期,她看你们一团糟不屑地吐槽你们几个逊毙了,你发觉她的视线扫过你腰侧颜色变深的里衣。

她知道情况有多糟,不然她不会当面赞赏你,她不会以否定的语气肯定你们如果在一起。

她倒在血泊里,那是这300多天你不断循环重复的梦魇。

水声停了,你伸手抹了下脸,抹去那些悔恨的痕迹,她不需要这些,你知道。

她擦着头发往出走,看到你在门外挑了下眉,她眼底浮出一点笑意:到你了。

你摇了摇头,你跟她说等她睡了你再洗。她意味深长的看你:你知道,如果我要走,你是拦不住我的,对吧?

她在跟你说她不会离开,她没有翻白眼,她继续擦头发,她耐心地看着你。

这不是Shaw,起码不是以前的她,以前她不会如此耐心,以前她也不会对你坦诚她超过7000次无法动手杀你而杀了她自己。

你不愿相信你推测出的结论,除非她自认这不过是另一次她所谓的模拟,所以她无所畏惧。

你站着没动,而她摇了摇头,轻叹口气,这个样子的她对你来说多么熟悉。

你惊恐,你畏惧,你怕下一刻她就会血流满地,而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却无能为力。

你研究过心理,你在此刻恍然原来你已经为她病到这种境地。而她当过医生,她几乎和你同时发觉你的问题。

她把毛巾丢到一边,她靠近你,她环住你的腰,她抬头看你:

Root,你是我的安全之地,我希望我也是你的。

安全之地,你重复她用的词语,你脑海中迅速闪过无数种这个词的用武之地,而每一种对你来说都是因心系她而生的炼狱。

Sameen,我不能接受再次失去你,除非死亡带我离你而去。

你看到她眼底的愤怒升腾而起,那与旧时的她重叠,以奇妙的方式予你以抚慰。

她的胳膊如离去前般有力,她圈紧你,从牙缝挤出她的不满:你最好别打算我能看着你死去!

你笑了,为你们偏向幼稚的话题:可我们总会死,Sameen,死亡会将我们分开,但你不能比我先死,我不允许。

她拉低你的衣领,她咬你的唇,她的愤怒尚有余力:凭什么你认为我就会允许?

你推开她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话题让你满心欢喜,你知道你不想独自死去,而现在你想到时她可能会在你身边看着你。

你往浴室走去,时间无多,而你们偏安一隅,天亮以后会有新的战斗,但你知道你渴望和她睡在一起。

水声响起来之前,你听她从门外对你建议:其实死在一起也不赖。

你唇角扬起,你拉开一点门缝,你对她说亲爱的,这不现实。

她挤了进来,她转动开关,她拥抱抚摸亲吻你,在你忍不住颤栗的时候你听到她不在乎的低语:

我不需要现实,如果现实是你说的那样,我们就一起活在模拟。

好的,Sameen。

而你的回应被她吞入口腔里,但她必须知道,你也喜欢她所谓的模拟。

你用行动回应她,以激情,以战损的残躯。